堂吉诃德的300多部藏书都有哪些
字体大小选择

默认

2016-06-20 09:19:06    来源: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

T

\

最近关心文艺复兴时期西方文学在中国的流传,我注意到西班牙语早期小说被译介的比较丰富,且多是《堂吉诃德》里面主人公的藏书,特别是第一部第六章烧书时侥幸留存的那几部。堂吉诃德曾向人宣称自己有三百多部藏书,都是供他“解闷消闲”的,而在他亲友看来则是老绅士不务正业的祸根,必要彻底清除而后快。烧书这种活动,古老到与藏书同样久远,甚至令我们产生这样的印象:收藏书籍,可能就是注定要被焚毁的。但抛开其他因素不谈,小说虚构的查烧藏书可算是一场极端的文学批评。堂吉诃德的街坊,那位名叫佩德罗·佩雷斯的神父,被作者讽刺地称为“西宛沙大学毕业的一位博学之士”,决定了那些书籍的生死,他的评判可能就代表了作者本人的意见,而这些意见也多藉由《堂吉诃德》的声名,成为了西班牙文学史今天的定论。

比如被神父称为“趣味无穷”的《著名的白骑士悌朗德传》(Historia del famoso caballero Tirante el Blanco),作者是马托雷尔(Joanot Martorell,1413-1468)与加尔巴(Martí Joan de Galba,? - 1490)。1991年,王央乐根据加泰罗尼亚语原著编订本完成了一部全译本,题为《骑士蒂朗》。今天看来,此书虽是中世纪骑士小说的主题,却摆脱了魔术师和恶龙的陈腐套路,富有时代的真实性,如塞万提斯笔下人物所议论的那样:“书里的骑士也吃饭,也在床上睡觉,并且死在床上,临死还立遗嘱,还干些别的事,都是其他骑士小说里所没有的。”(以下均参考杨绛译文,稍加修订)

堂吉诃德所藏三部题为《狄亚娜》的田园小说,被神父饶恕了两部:堂吉诃德昏迷时都背得出蒙特马约尔(Jorge de Montemayor,约1520-1561)的《狄亚娜》(La Diana),神父则说须删掉长诗,才可以保存下来;而加斯帕尔·希尔·波罗(Gaspar Gil Polo,1530-1584)的续篇《多情的狄亚娜》(La Diana enamorada)更是被视如神作。这两部是塞万提斯珍视的经典,在2000年都由李德明译成了中文。另外一部“萨拉曼卡人写的”《狄亚娜》续集,出自萨拉曼卡一个名叫阿隆索•佩雷斯(Alonso Pérez)的医生之手,他被神父毫不留情地判处火刑。

堂吉诃德的书架上还有塞万提斯自己写的《伽拉苔亚》(La Galatea),中译本收入人民文学出版社《塞万提斯全集》的第四卷。这部田园小说只写成了第一部,模仿了意大利人文主义大家桑内扎罗(Jacopo Sannazaro)的《阿卡狄亚》与上述那两部《狄亚娜》。《堂吉诃德》中有一个悠游山林的美貌少女,是不愿意陷入男女欢爱的马赛拉,她所说的那番“山中绿树是我的伴侣,清泉是我的镜子;绿树知心思,清泉照容貌”,有学者指出就源自《伽拉苔亚》第六章赫拉茜亚所歌,而两个少女的形象也较为雷同,而《堂吉诃德》还有多处修辞手法也都是《伽拉苔亚》中已经用过的。

以《高卢的阿马狄斯》(Amadís de Gaula)领头的阿马狄斯系列,都没有被译成中文。虽然理发师和神父饶了第一部,可是担了个“一切骑士小说的祖宗”罪名,至今也没有被翻译成中文。其实小说人物弄错了,上面的《白骑士》才是最早出版的。而那些什么《艾斯普兰狄安的丰功伟绩》(Las sergas de Esplandián)、《希腊的阿马狄斯》等续作,都是被立即烧掉的书。一并被烧毁的还有托尔克马达(Antonio de Torquemada,约1507-1569)的两部作品,《群芳圃》(Jardín de flores)与《堂奥利房德·德劳拉》(Don Olivante de Laura),塞万提斯虽然放任自己笔下人物将这两部书贬得不值一文,他本人却在《贝雪莱斯和西吉斯蒙达历险记》中暗自蹈袭了《群芳圃》的情节。

遭神父极度贬斥的骑士小说,还有《十字架骑士》(El Caballero de la Cruz)、《普拉底尔骑士》(El caballero Platir),小说叙事者曾说:“像普拉底尔那一流的骑士,还有很多博士为他作传”,言外之意亦是不表赞许。神父说一看到就要送入火中的两部书,其一是《贝尔纳多·德尔加比奥》(Bernardo del Carpio),此书主人公是堂吉诃德尤其佩服的人,后文在黑山修炼时还曾考虑以之为典范,这说明他可能也有这部藏书;另一部书叫《隆塞斯巴列斯》(Roncesvalles),这个题目来自查理曼帐前骑士罗兰(或奥兰多,或罗尔丹)阵亡之所在的地名,当时有两部以上的西班牙译述或称改写本都包含了此名。神父对两部名称近似的小说给予了截然相反的待遇,他要求将《橄榄山的巴尔梅林》(Palmerín de Oliva)马上烧掉,把《英格兰的巴尔梅林》(Palmerín de Ingalaterra)当作珍宝收藏。其实这两部书连同上面的《普拉底尔骑士》属于一个系列,看看今天西班牙文学研究界对这几部书的评价,便知道神父是替塞万提斯表达出了真知灼见。免刑但是被神父禁止阅读的书,有一部《希腊的堂贝利阿尼斯》(Don Belianís de Grecia),主人公的经历一直令堂吉诃德着迷得仿佛相识,还想要动笔写个续作;但后文他自己又说贝利阿尼斯不能与阿马狄斯相比,足见还没有迷得看不出此书乃是《高卢的阿马狄斯》的效颦之作。理发师作为烧书的助手,他最爱的骑士小说有一部《太阳骑士》(El Caballero del Febo),堂吉诃德在谈话时也引述过,但这人读书无甚见解,口味也不高明。

佩雷斯神父替他的作者说话,把一堆朋友的诗集都留了下来,在此忽略不提。可注意的是他极度推崇撒丁岛的加泰罗尼亚诗人安东尼奥·德·洛夫拉索(Antonio de Lofraso)所写的韵体田园小说《爱情的运道十卷》(Los diez libros de Fortuna de amor),说此书是“这类作品里最拔尖的”。不知道塞万提斯出于什么目的会这么写,因为那部小说今天被称为是蒙特马约尔《狄亚娜》的拙劣仿作。而塞万提斯的长诗《帕尔纳索斯之旅》,写通往诗坛圣地的航程中遭遇狂涛恶浪,需要丢掉几个倒霉蛋减轻辎重,先被选中的就是这位“兼把诗作”的撒丁岛士兵洛夫拉索,幸好墨丘利现身救他不死,才不至于逃了火灾又遇水厄。塞万提斯对比他年纪略轻同时代大作家德维伽(Lope de Vega)充满敌意,在小说中随处可见对此人的冷嘲热讽,因而我们看到尽管堂吉诃德正儿八经地称他是“卡斯蒂利亚独一无二的著名诗人”,也应该明白这并非什么好话。

塞万提斯在小说开篇急着树立一个针对的打击对象,就提到堂吉诃德最称赏的作家是腓力西阿诺·德·西尔巴(Feliciano de Silva,1491-1554)。这个作家喜欢“绕着弯儿打比方”,什么“你以无理对待我的有理,这个所以然之理,使我有理也理亏气短;因此我埋怨你美,确是有理”的台词,和今天狗血言情剧的段子挺像的,却也是“魔侠”所有行动的依据。西尔巴好写些狗尾续貂的作品,包括一部《塞莱斯蒂娜》(La Celestina)的后篇(上引“有理无理”一段便参考此书而成)、四部《高卢的阿马狄斯》的续集,其中就有被查封藏书的神父称为文词“扭扭捏捏,令人作呕”的《希腊的阿马狄斯》(Amadís de Grecia),其中的“火剑骑士”被堂吉诃德视为胜过熙德的人物。

上世纪末,西方学者发现,第一部第二十四章卡迪纽的故事,就来自圣佩德罗(Diego de San Pedro,约1437-约1498)所写的《阿纳尔特与路森达的爱情故事》(Tractado de amores de Arnalte y Lucenda)这部“哀情小说”。圣佩德罗的感伤文学在英法意诸国比较吃香,谁知他也受到了本国后起大文豪的注意。不过我们要记得塞万提斯还是带着消遣的口吻来摹写这个故事的,陷入了“爱情牢房”(Cárcel de amor,这是圣佩德罗的另一部小说,两书都有李德明先生的译本)的卡迪纽一说起心上人爱读骑士小说,剧情就转了,堂吉诃德插嘴后,两人为了小说里的情节扭打成了一团。堂吉诃德开始是这么说的:

我只愿您把《高卢的阿马狄斯》送给她的时候,把《希腊的堂罗亥尔》那部妙书也一起送去。

其中《希腊的堂罗亥尔》(Don Rogel de Grecia)就是西尔巴所写的某部阿马狄斯续集中的一个分册。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之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详见版权声明

文章关键词: 堂吉诃德

0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图新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