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又丑又黑又胖的女佣如何逆袭成皇太后的
字体大小选择

默认

2015-10-30 14:26:40    来源:扬子晚报 参与评论

T

\

李陵容画像。 资料图

孝武帝司马曜还有个弟弟叫司马道子,他们是一母所生,她就是李陵容。

她是个特别的女人,运气好得让人张嘴连连惊呼“奇迹”。她怀孕生子的荒诞经历,让人怀疑严谨的史学家有时也玩冷幽默,发挥无限想象力编织出一个离奇故事。

司马昱5个儿子都死了

她的老公是简文帝司马昱。他在做皇帝前,仕途上一帆风顺,3岁封琅琊王,25岁已是国家级领导人,在“国务院总理”这个位置上呆了有20多年,51岁做皇帝,看起来风风光光,可是背后,却有难言之隐,那就是长时间没有儿子。

他是有生育能力的,曾经有5个儿子,但3个夭折,两个儿子过早去世。司马昱近30岁了,再没能生下小孩,似乎要“绝后”。于是请来了一位大师叫扈谦,向他询问有什么良方。扈谦掐指一算,说:后面房间里有一个女人,能生两个男孩,将来都能大富大贵,其中一个还能兴盛晋室。

司马昱兴奋异常,和后面房中所有的小妾都发生了关系。他喜欢的一个女人是徐贵人,恰巧不久后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后来嫁给王献之的新安公主。司马昱大喜过望,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可是,年复一年,她的肚子再也没有能够隆起。

当时有个道士叫许迈,朝廷的大多数名流与这个大师有来往,大家都说他已经得道。司马昱赶紧跑过去请教,许迈说:我只是喜好山水的人,没有这个本事,不过你应该听从扈谦的话,再多找几个女人吧。意思是: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是曲折的。

司马昱怏怏地回家。下属听说了领导的苦恼,也尽力帮忙,送给他不少女人。然而不论司马昱是多么真诚地付出,春去了秋来,雪融了花开,一块块土地上还是没有结出任何果实。361年,司马昱42岁,在他庞大的“后宫团”中,没有一个女人怀孕,已经10年了。

李陵容生下两个儿子

司马昱接近崩溃,当时又没有不孕不育医院,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此时,有个谋臣向司马昱又推荐了一位相士,据说他的眼睛有B超、CT等各种特异功能,只要女人从他眼前一晃,他就能准确地判断她能不能生小孩、生出来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司马昱虔诚地请他到家中,把所有的爱妾都拉出来。相士摇摇头,一言不发。司马昱又把扫地的、端茶送水的、干粗活的,统统喊到大厅里。当李陵容进来时,相士脸色一变,吃惊地说:就是她。

李陵容出身贫贱,她不知道自己是哪儿人,也不知道父母是谁。很小的时候就被卖到了王府,是最低等的女佣,分在纺织间工作,听起来以为她是个柔情万种的“织女”,其实是个“黑人”,宫女们都叫她“昆仑奴”。因为她有三个特点:皮肤特黑、个子特高、头发特卷。有点类似于现在的非洲人,可能是当时从东南亚一带贩卖过来的。

司马昱看着这个又丑又粗的女人傻了,问:真的是她?

相士回答得掷地有声:是她。

司马昱捏着鼻子不吭气,到了晚上不声不响地把她接进屋,闭着眼睛强忍着痛苦和她敷衍了事。

万没想到,仅此一次,李陵容成功怀上了,让其他的小妾羡慕嫉妒恨。更奇异的是:她曾梦见两条龙躺在她的膝盖上,又梦见日月落入怀中。她觉得是个好兆头,和其他宫女提到这件事。大家一传十,十传百,司马昱又惊又喜,派人精心照料这个“国宝”。

10月怀胎,李陵容生下了一个男孩。司马昱欣喜若狂,他看着窗外,正是东方黎明之时,随口就给孩子起了个小名:昌明。人生真是大喜大悲。司马昱突然心里一凉,他想起了社会上已经流传很久的一个谶言:晋祚尽昌明!

意思就是晋朝将完结在一个叫“昌明”的人手里,司马昱默默落泪,这难道是天意吗?

但司马昱并没有改名,因为社会上流行的谶言很多,就像谣言满天飞,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绝大多数是子虚乌有。许多事后看上去准确的预言,也是加入了后人牵强附会的解释。所以这个名字就留下来了。实际证明,晋也没有完在这个儿子手里,他是东晋倒数第三个皇帝。后来,李陵容再接再厉,乘胜追击,又生下儿子司马道子和女儿鄱阳公主。

等到司马曜即位后,李陵容母因子贵,被尊为淑妃,此后,级别步步高升,分别为贵人、皇太妃,但一直到20多年后,就也是394年,她才被尊为皇太后。又过了两年,司马曜去世,孝武帝的儿子、也就是她的孙子司马德宗即位,她被尊为太皇太后。李陵容一直活到公元400年去世,寿命大约70多岁。又过了20年,东晋灭亡。

禇蒜子再次“垂帘听政”

她虽然地位高,但因为没有文化,从来不涉政治。另一个女人代替她行使了皇太后的权力。

372年,朝廷传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禇蒜子临朝称制。

褚蒜子这个奇女子此前已经两次“出山”,第一次在344年,她的老公、东晋第4任皇帝23岁的康帝死了,两岁的儿子司马聃即位,她以母亲的身份“垂帘听政”;第二次是在364年,东晋第6任皇帝晋哀帝服药太多,她以婶婶的身份“垂帘听政”。

司马曜是东晋的第9任皇帝,但这次却特别尴尬。

第一、司马曜已经11岁了;第二、她前两次都是长辈,这次她是司马曜的堂嫂,要替小叔子临朝,真是旷古奇闻。

背后的推手是谁呢?谢安。

因为谢安在地方上的强劲对手是桓温的弟弟桓冲,在中央的对手是王坦之、王彪之,他要想说得上话,只有把褚蒜子请出来撑腰。禇蒜子是他的堂外甥女。

朝中是一致反对,但谢安是高超的辩论手,他列举了几条理由:1、司马曜还没有满14岁;2、两人虽然是平辈,但褚蒜子49岁了,执政经验丰富。3、司马曜的母亲身份卑下,禇蒜子是最合适的人选。

就这样,在谢安的操纵下,禇蒜子再次走到前台;当年,她帮着谢尚赚到了谢家创业的第一桶金,如今,又在她的支持下,东晋迎来了谢安的天下。

扬子晚报记者 杨民仆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之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详见版权声明

文章关键词: 皇太后

0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图新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