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大师辜鸿铭:年轻时剪辫子只为赠美人
字体大小选择

默认

2015-09-29 15:18:30    来源:北京晨报 参与评论

T

【阅读提示】正襟危坐在台下的辜鸿铭竟当着众人,对胡适说:“胡先生留学七年,可刚才的英语说得实在不地道。记住,在英国那是下等人的发音!”

胡适惹了辜鸿铭

汪兆骞,《民国清流》,现代出版社

辜鸿铭对蔡元培是心存感激的。蔡元培接管北京大学后,奉行“学术自由,兼收并包”的办校方针,不仅大量延请陈独秀、胡适、李大钊等新文化运动的鼓吹者,对北大原先聘用的有保守思想但确有学问的旧派专家教授仍加以聘用。

辜鸿铭在两广总督张之洞幕府当洋文案(翻译)时,竟看不起同僚外国顾问,一日洋顾问起草文件时,向辜请教一英文句子的文法,辜冷笑一声,拿起一部英文字典,摔在洋顾问的桌子上。洋顾问查字典时,他早已流利地用英文回答了洋顾问,弄得洋人很是尴尬。

对国学入门之后,辜鸿铭不断将中国古代文化经典译成外文。日本政客伊藤博文访华时,辜鸿铭的英文版《论语》刚出版。二人见面时,辜鸿铭将英文版《论语》赠给伊藤博文。伊藤博文对辜鸿铭说,君精通西学,当知道孔孟之道,在中国行数千年,却不能行20世纪之今日。辜鸿铭驳曰,孔子教人的方法,譬如数学家之加减乘除,数千年前,其法三三得九,至今20世纪,不能三三得八。令伊藤博文哑然。

胡适刚到北大上台讲演时,不时用英语。当胡适在掌声中走下讲台时,正襟危坐在台下的辜鸿铭竟当着众人,对胡适说:“胡先生留学七年,可刚才的英语说得实在不地道。记住,在英国那是下等人的发音!”对胡适写的新诗,辜鸿铭也冷嘲热讽:“你那首‘黄蝴蝶’写得实在好,以后就尊称你为‘黄蝴蝶’了。”辜鸿铭一次对胡适说:“按白话文,你不该叫胡适之,该叫‘往哪里走’。还有,今天我当着你的面,为文言文说一句好话,如果家里来电报,说你父亲死了,叫你赶快回家奔丧,白话文多啰唆呀,如换成文言文,只需四个字,‘父亡速归’……”

胡适有绅士之风,每逢这种场面,只是微微一笑了之。1919年的8月3日《每周评论》第三十三号和8月24日《每周评论》第三十六号上,胡适分别发表《辜鸿铭》(一)和(二)两篇文章。

《辜鸿铭》(一)中先说辜鸿铭的辫子,大讲“尊王大义”,殊不知他曾剪过辫子,“后来人家谈革命了,他才把辫子留起来。辛亥革命时,他的辫子还不曾养全,他带着假辫子坐着车乱跑,很出风头”。说他这种心理,开始“立异以为高”,如今是“久假而不归”。

《辜鸿铭》(二),说辜鸿铭骂胡适提倡文学革命,后有人又写文骂他。他急了,作了一篇长文痛骂留学生与文学革命。他说:“中国十人有九人不识字,正是我们应该感谢上帝的事。要是四万万人都能读书识字,那还了得吗?要是北京的苦力、马夫、汽车夫、剃头匠、小伙计……都认得字,都要像北京大学那样去干预政治,那还成个什么世界?”胡适在文中说:“我看了这篇妙文,心灵很感动。辜鸿铭真肯说老实话,他真是一个难得的老实人!”

其实胡适有所不知,辜鸿铭年轻时的剪辫子并不是如他留辫子,都是“立异以为高”,年轻时的辜鸿铭剪辫子,是因为自己心爱的姑娘喜欢辫子。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粗亮的辫子剪下来,赠予美人,应是“爱情价更高”,而非标新立异。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之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详见版权声明

文章关键词: 辜鸿铭 张之洞幕府 胡适之

0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图新鲜

1 2 3 4